bokee.net

科研工作者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胡爱生于1999年8月写给钱学森的一封信

 钱老     您好
     我希望您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我“第二次成人”研究取得的成果,我始终认为,您在人体科学方面开创了一个跨世纪的发展方向,历史会给出肯定的评价。但是,我至今没有拿出一个合符科学规范的成果来支持您的学说,所以我只有天天祈祷您格外长寿。我曾联合黄鳞雏等老师申报“人的社会性机能成因”的课题,但未能如愿,所以这项工作只好暂放下来。幸好我找到了更重要的课题来做。从年初开始,我把主要的精力投入到了《共生主义宣言》一书的写作上,已经接近完成第一章“共生进化论”。这项工作的重要性主要是基于我认识到重建共产主义信仰有着时代的紧迫性。我96年写《马克思主义与试验社会科学》时就提到信仰建设的重要性。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会为炮弹所屈服,但会因为信仰的失落而失败,前苏联的解体是个教训。原子弹固然厉害,导弹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吓倒别人,但不会长久有效。但建立一种科学的信仰体系它能征服所有的人,也就最后征服了整个世界。现代战争,在主流上仍然是为信仰的战争,历史将会证明,未来的战争,不会失败在军事上,而是失败在信仰上。但当前的情况是,共产主义信仰没有十足的说服力,这很危险。
    今年初,汪浩老师(国防科大)告诉我“文化为治”非常重要,但关键是怎样做到这一点,这确实很难。我很有同感,其实,经济学,也是人学的一个分支,不同的信仰社会就有完全不同的经济科学版本——经济学依社会信仰而定,没有超出信仰类型的纯经济学。
    毫无疑问,马克思主义要发展,要创造出适合于今天的现实的马克思主义。今天的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是科学,是社会的科学认识和社会的科学管理的总和。
                                       此致
 敬礼      
                                   1999 8   15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评:五岳散人:取消范美忠教师资格是以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