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科研工作者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走出左右摇摆的碎片化思维,科学发展引领时代潮流

 走出左右摇摆的碎片化思维,科学发展引领时代潮流

——辛子陵于2009年12月27日在朋友聚会时的讲话转载

 

 

 

编者按:于老先生发来这个讲稿,是谈政治的,我的博客主张“共生”之道,一般不谈意识形态的话题,因为我们主张用科学的方法或者称“试验社会科学的程序”来解决意识形态的争论,意识形态的争议当然不宜用意识形态的方法来解决,意识形态的争议相当于定性分析,要以科学来结束意识形态领域的争论,这就是以科学来发展邓小平关于“不争论”的理论。但是,这不等于关于意识形态的问题都拒之门外,因为首先要提出问题,才有解决问题的下一个程序。 辛子陵的谈话提出了目前一些有苗头的意识形态问题,这里我不是号召大家争论,搞百家争呜,而是提出用科学而系统的方法来辩明是非。中国的经济发展,要有大思路和大策略,大思路和大策略不能靠争呜来确立,而要用科学的思维来确定,社会的科学现在有以故的钱老的从定性到定量的集研讨厅的方法体系,我们又正在致力于共生系统科学的方法体系的研究,我们要用这些方法来辩明这些意识形态的争论。文章的一些用词保留了,如果是敏感词我也拿它没办法,我是主张政治问题学术化,即当作学术问题处理就没有大太问题,这里我准备开辟一个专栏,这就是政治问题学术化专栏。文章的思想不代表版主的思想,但为不同思想的学术争论提供一个场地。

 

如果说今天中国的意识形态中,文革时代的一些思想意识有些抬头,这是事实。由于腐败日盛,毛派思想就有了社会基础。中国的改革不是资本主义的复辟,中国的改革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共生的社会的一次伟大的实践。这种社会变革的格局的形成,说明毛时代的精神仍然影响到今天的改革。中国没有走前苏联的道路,是毛时代的精神仍然活着的见证。今天的中国不可能回到毛时代,也不可能完全复制资本主义模式,中国为世界担负着探索未来社会模式的历史使命——未来社会必须从个人利益主导社会的困局中走出来,进入全局利益主导社会的新时代,这种全局利益主导型社会,其政治体制、经济体制、文化和意识形态建设,都需要全新的探索,我们需要深入地研究毛发动的文化大革命的历史经验及其教训,要探索建设科学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文化的理论思想与方法,我们要尽量排除左派的偏见,也要排除右派的偏见,这就需要更高明的共生智慧。和而不同就是求同存异带来的集成模块化,“同”则集成,“异”则模块化。共生的智慧,总结起来就是集成模块化的方法。只有集成模块化才使社会主义的体制与资本主义的体制兼容共存,构建和谐社会,要用共生的法宝。

                          胡爱生发表于2010年2月8日

 

走出两个误区

 

 

——2009年12月27日在朋友聚会时的讲话

 

 

辛子陵

 

 

 

 

 

 

据我观察,现在是30年改革开放以来最不好的政治形势,国家面临向毛泽东王朝复辟倒退的严重危机。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建国六十年庆典游行中,不以中央意志为转移地搞出一个“毛泽东思想万岁”的方阵来,毛泽东画像还是用的文化大革命中的标准像。像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的序幕。极大地搞乱了人们的思想。二是毛派公开在网上发布消息说,今年1月组建了“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制定《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章程》,发表《告全国人民书》,号召“推翻现今修正主义叛徒集团(即胡温政权),造反有理!” 推举薄熙来为总书记。毛派选中薄熙来,是因为他到重庆走马上任,第一件大事是修了一个十层楼高的毛泽东塑像。第二件大事是所谓“唱红歌”。叫群众大唱毛时代的歌曲,怀念毛,歌颂毛。当然,他也做了一些“扫黄打黑”关注民生的好事。这一来重庆的社会气氛就变了。毛派把重庆比作“延安”,据闻派三十多人秘密到重庆,筹备将于2010年召开的毛党十一大(他们不承认粉碎四人帮以后的这段历史)。后来被重庆市主要领导人下令把这三十几个毛党骨干抓起来了。要说薄熙来对毛泽东有“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真心要回到毛时代去,那倒未必。他父亲因为六十一个叛徒集团问题,被关了十年,他母亲上吊自杀了,他自己受家庭连累被劳教七年,改革开放才有出头之日。他对毛所表现的“深厚无产阶级感情”肯定是作秀。但他为什么这么做?他要讨毛派的喜欢,争取毛派的选票。借助毛派为他造势,挟毛派以自重,提高自己的政治地位。毛派要推举他当总书记,十八大起码要给他个常委当当,他大概是这么想的。如果年轻政治家们都去讨毛派的喜欢,挟毛派以自重,十八大毛派就可能夺权。宣布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复辟了资本主义,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开始,“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又取得了“伟大胜利"。出现这种情况不是天方夜谭,不是不可能的。我想奉劝身居高位的政治家们,要一心一意搞改革开放,特别是要支持政治体制改革,不要脚踩两只船,为复辟毛时代留下退路。真要以毛的是非为是非,你们都是正在走的走资派。没有民主制度的保障,你们今天上主席台,明天就可能进监狱。不要以为“我当年是反对政治体制改革的”,“在我主政的地区为毛主席立过像”,毛派就放过你,把你“三结合”进去。文革开始,彭真为逃过劫难,连当年在延安他是第一个喊万岁的事都抖搂出来了,结果还是进了秦城监狱,一关十年。毛党的出现是党的一次公开分裂。三是中宣部推出《六个为什么?》统一全国人民的思想,把毛泽东的三大改造肯定、歌颂一番,说中国不走资本主义道路,不走民主社会主义道路,要坚持毛泽东那个科学社会主义道路。科学社会主义道路就是消灭私有制,没收资本主义企业,消灭资产阶级。结果在经济上引来的是“国进民退”的大潮。全国工商联2009年8月7日发表蓝皮书《中国民营经济发展报告(2008~2009)》,宣告在政府4万亿刺激经济计划中民营企业被淘汰出局,国进民退的大戏接连上演。中化、中粮等垄断国企,既奉有保值增值的令箭,又无经营范围的法律限制,对房地产、矿业、铝业、奶业等普通竞争性行业摆开了“全覆盖”收编的架势。据中国民(私)营经济研究会会长、原全国政协副秘书长保育钧对记者说:"在这轮危机中,’国进民退’已经成了一种普遍现象。” "去民营化现象已愈演愈烈。” 大家看,从政治到经济,是不是一个全面复辟的形势!

第二个问题,我们怎么办?我们能做点什么?

 

 

我和李锐老、谢韬老多次谈到,我们七老八十,写文章、讲话,招来毛派的攻击辱骂,有时还有中央的误解,所为何来?后来我们理出了一个头绪,发了一个宏愿:就是要协助中央把中国人民从个人崇拜的误区中领出来,从共产主义理论的误区中领出来。只有走出这两个误区,才能从根本上避免复辟倒退的危机,走上恩格斯指示的民主社会主义道路,建立起一个富裕公平,官员廉洁,社会和谐的社会。这话听起来有点大,其实也不大。旅游有导游,购物有导购。我们没有别的优势,一把年纪,阅尽沧桑,做个历史的向导还是合格的。在座的多是老革命、老干部、老党员,也有一些中青年学者。大家认同我们这个宏愿走到一起来了。我们紧跟过毛泽东,崇拜过,奋斗过,失败过,彷徨过,吃过苦,受过罪,甚至受过处分,坐过监狱。我们有切肤之痛,有清醒的认识,知道错在哪儿,怎么错的。知道哪些错误是不能重复,不能犯第二次的。把我们经历的真实历史,告诉下两代人,把他们从两个误区中领出来,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前天圣诞节,香港出了我一本新书,书名叫做《中共兴亡忧思录》,副题是辛子陵政论文集。这本书的主题就是坚持改革开放,走出两个误区。

 

 

改革开放三十年,经济基础变了,但上层建筑,意识形态,基本上没有变。还是坚持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还是坚持共产主义理论体系。上面讲的复辟倒退的逆流,是从这里发源的。是坚持“左”的意识形态的结果。“左”的理论掌握了“左”的群众,就变成了颠覆国家的“左”的物质力量。意识形态领域必须要有一个深刻的变革。

 

 

由于“左”的意识形态的束缚,明明是在发展资本主义,但能干不能说,这是潜规则。2003年,年轻创业者陆煜章创办“上海资本家竞争力顾问有限公司”,注册时被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驳回。陆煜章不服,向徐汇区人民法院状告工商局,工商局官员拿着《辞海》对簿公堂,说1956年对私企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后中国就没有资本家了,你这个写着资本家字样的牌子挂出去,中国还是社会主义吗?明明是荒谬透顶,他说的却是义正词严。法院一审判决工商局胜诉。僵化的意识形态就是这样阻碍着党的路线政策与人民的沟通。

 

 

今年春夏出现一场关于普世价值的争论,主流媒体一面倒批判普世价值。普世价值和政治体制改革是连在一起的。在主流媒体上,呼吁政治体制改革的声音,遂被一剑封喉。

 

 

毛邓去世以后,结束了英雄政治时代,进入常 人政治时代。这些领导人要我们像当年崇拜毛邓那样崇拜他们,不可能;他们自己也没有一言九鼎的份量。现在国家前进方向,就像恩格斯说的是一个平行四边形。各派力量相互抵消后的方向,才是改革开放的实际走向。

 

 

毛泽东主义共产党直指胡温,要打倒修正主义叛徒集团。回击毛派,一不要动军队,二不要动警察,只要叫出版社出两本书就行了,一本是《墓碑》,一本是《千秋功罪毛泽东》。毛派的大多数,所谓新左派,是不了解历史真相的青年,把毛时代的真相源源本本地告诉他们,这是打退复辟倒退逆流的最好的办法。

 

 

改革开放中的问题要在进一步改革开放中解决,退回毛泽东时代,绝对是死路。二十年票证经济,饿死37558000人,我们这些老同志,想到这些往事就不寒而栗,惨然一叹。毛泽东实践的那一段共产主义,是人间地狱呀!饿死人的数字,杨尚昆记在一个专用的本子上,前四川政协主席廖伯康向尚昆汇报四川饿死人情况时在中央办公厅见过。这是一个最低数字,我引用饿死人的资料时就低不就高。实际饿死人的数字肯定在4000万以上。据尚昆讲,中央得不到各省饿死人的真实数据,问民政局(管社会救济),问公安厅(管户口),都隐瞒缩小数字,认为这是给三面红旗抹黑,给毛主席抹黑,要影响省委书记和省长仕途的。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民国,历朝历代因灾荒饿死的人数加在一起是多少呢?2900多万,不到3000万人。封建王朝是不允许隐瞒灾情的。大清律规定:总督和巡抚要向朝廷"飞章奏报"灾情,晚报一月官降一级,晚报三月革职。我们的制度甚至不如清朝。隐瞒灾情成了对领袖忠心、党性强的表现。前些日子,高调纪念主川时饿死1000万百姓的李井泉诞辰100周年,又树立了一个说假话的样板。所以,在我们的体制下,毛泽东一朝一代饿死的人数比历朝历代饿死人的总和,还要多750万人。

 

 

我们坚决反对毛派的政治主张,但对毛派要采取团结的政策。权贵资本主义派与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矛盾,是当前中国的主要矛盾。弄得不好,党和国家要亡在他们手里。我主张毛党的人一个也不要抓,抓了要赶紧放掉;不要用毛泽东的办法处理反对派,他就是分出去重新组党,也要允许,体现党内民主。因为他们反对贪官污吏,反对两极分化,代表部分弱势群体的声音,与党的根本宗旨是一致的;不一致的是解决问题的方法。让他们作为党内的一个派系正确发挥作用,有助于廉政建设和公平分配;也可以考虑让他们单独组党(当然他得承认民主宪政,坚持“造反有理”不行),本是同根生,并不比你执政党矮半截,可以在民主体制框架内真正发挥反对党的作用。歪打正着,就此成就中国特色的多党制,可能使坏事变成好事。据我观察,改革派实处于弱势,支持改革开放,我们义不容辞,要拿起笔来,要开口讲话,特别是支持政治体制改革,改变那个平行四边形的力量对比。◎

 

 


我讲两点,第一是当前的政治形势;第二是我们怎么办?第一, 讲一讲政治形势

 

 

——2009年12月27日在朋友聚会时的讲话

 

 

 

辛子陵

 

 

 


我讲两点,第一是当前的政治形势;第二是我们怎么办?第一, 讲一讲政治形势

 

 

 

据我观察,现在是30年改革开放以来最不好的政治形势,国家面临向毛泽东王朝复辟倒退的严重危机。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建国六十年庆典游行中,不以中央意志为转移地搞出一个“毛泽东思想万岁”的方阵来,毛泽东画像还是用的文化大革命中的标准像。像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的序幕。极大地搞乱了人们的思想。二是毛派公开在网上发布消息说,今年1月组建了“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制定《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章程》,发表《告全国人民书》,号召“推翻现今修正主义叛徒集团(即胡温政权),造反有理!” 推举薄熙来为总书记。毛派选中薄熙来,是因为他到重庆走马上任,第一件大事是修了一个十层楼高的毛泽东塑像。第二件大事是所谓“唱红歌”。叫群众大唱毛时代的歌曲,怀念毛,歌颂毛。当然,他也做了一些“扫黄打黑”关注民生的好事。这一来重庆的社会气氛就变了。毛派把重庆比作“延安”,据闻派三十多人秘密到重庆,筹备将于2010年召开的毛党十一大(他们不承认粉碎四人帮以后的这段历史)。后来被重庆市主要领导人下令把这三十几个毛党骨干抓起来了。要说薄熙来对毛泽东有“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真心要回到毛时代去,那倒未必。他父亲因为六十一个叛徒集团问题,被关了十年,他母亲上吊自杀了,他自己受家庭连累被劳教七年,改革开放才有出头之日。他对毛所表现的“深厚无产阶级感情”肯定是作秀。但他为什么这么做?他要讨毛派的喜欢,争取毛派的选票。借助毛派为他造势,挟毛派以自重,提高自己的政治地位。毛派要推举他当总书记,十八大起码要给他个常委当当,他大概是这么想的。如果年轻政治家们都去讨毛派的喜欢,挟毛派以自重,十八大毛派就可能夺权。宣布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复辟了资本主义,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开始,“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又取得了“伟大胜利"。出现这种情况不是天方夜谭,不是不可能的。我想奉劝身居高位的政治家们,要一心一意搞改革开放,特别是要支持政治体制改革,不要脚踩两只船,为复辟毛时代留下退路。真要以毛的是非为是非,你们都是正在走的走资派。没有民主制度的保障,你们今天上主席台,明天就可能进监狱。不要以为“我当年是反对政治体制改革的”,“在我主政的地区为毛主席立过像”,毛派就放过你,把你“三结合”进去。文革开始,彭真为逃过劫难,连当年在延安他是第一个喊万岁的事都抖搂出来了,结果还是进了秦城监狱,一关十年。毛党的出现是党的一次公开分裂。三是中宣部推出《六个为什么?》统一全国人民的思想,把毛泽东的三大改造肯定、歌颂一番,说中国不走资本主义道路,不走民主社会主义道路,要坚持毛泽东那个科学社会主义道路。科学社会主义道路就是消灭私有制,没收资本主义企业,消灭资产阶级。结果在经济上引来的是“国进民退”的大潮。全国工商联2009年8月7日发表蓝皮书《中国民营经济发展报告(2008~2009)》,宣告在政府4万亿刺激经济计划中民营企业被淘汰出局,国进民退的大戏接连上演。中化、中粮等垄断国企,既奉有保值增值的令箭,又无经营范围的法律限制,对房地产、矿业、铝业、奶业等普通竞争性行业摆开了“全覆盖”收编的架势。据中国民(私)营经济研究会会长、原全国政协副秘书长保育钧对记者说:"在这轮危机中,’国进民退’已经成了一种普遍现象。” "去民营化现象已愈演愈烈。” 大家看,从政治到经济,是不是一个全面复辟的形势!

第二个问题,我们怎么办?我们能做点什么?

 

 

 

我和李锐老、谢韬老多次谈到,我们七老八十,写文章、讲话,招来毛派的攻击辱骂,有时还有中央的误解,所为何来?后来我们理出了一个头绪,发了一个宏愿:就是要协助中央把中国人民从个人崇拜的误区中领出来,从共产主义理论的误区中领出来。只有走出这两个误区,才能从根本上避免复辟倒退的危机,走上恩格斯指示的民主社会主义道路,建立起一个富裕公平,官员廉洁,社会和谐的社会。这话听起来有点大,其实也不大。旅游有导游,购物有导购。我们没有别的优势,一把年纪,阅尽沧桑,做个历史的向导还是合格的。在座的多是老革命、老干部、老党员,也有一些中青年学者。大家认同我们这个宏愿走到一起来了。我们紧跟过毛泽东,崇拜过,奋斗过,失败过,彷徨过,吃过苦,受过罪,甚至受过处分,坐过监狱。我们有切肤之痛,有清醒的认识,知道错在哪儿,怎么错的。知道哪些错误是不能重复,不能犯第二次的。把我们经历的真实历史,告诉下两代人,把他们从两个误区中领出来,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前天圣诞节,香港出了我一本新书,书名叫做《中共兴亡忧思录》,副题是辛子陵政论文集。这本书的主题就是坚持改革开放,走出两个误区。

 

 

 

改革开放三十年,经济基础变了,但上层建筑,意识形态,基本上没有变。还是坚持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还是坚持共产主义理论体系。上面讲的复辟倒退的逆流,是从这里发源的。是坚持“左”的意识形态的结果。“左”的理论掌握了“左”的群众,就变成了颠覆国家的“左”的物质力量。意识形态领域必须要有一个深刻的变革。

 

 

 

由于“左”的意识形态的束缚,明明是在发展资本主义,但能干不能说,这是潜规则。2003年,年轻创业者陆煜章创办“上海资本家竞争力顾问有限公司”,注册时被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驳回。陆煜章不服,向徐汇区人民法院状告工商局,工商局官员拿着《辞海》对簿公堂,说1956年对私企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后中国就没有资本家了,你这个写着资本家字样的牌子挂出去,中国还是社会主义吗?明明是荒谬透顶,他说的却是义正词严。法院一审判决工商局胜诉。僵化的意识形态就是这样阻碍着党的路线政策与人民的沟通。

 

 

 

今年春夏出现一场关于普世价值的争论,主流媒体一面倒批判普世价值。普世价值和政治体制改革是连在一起的。在主流媒体上,呼吁政治体制改革的声音,遂被一剑封喉。

 

 

 

毛邓去世以后,结束了英雄政治时代,进入常 人政治时代。这些领导人要我们像当年崇拜毛邓那样崇拜他们,不可能;他们自己也没有一言九鼎的份量。现在国家前进方向,就像恩格斯说的是一个平行四边形。各派力量相互抵消后的方向,才是改革开放的实际走向。

 

 

 

毛泽东主义共产党直指胡温,要打倒修正主义叛徒集团。回击毛派,一不要动军队,二不要动警察,只要叫出版社出两本书就行了,一本是《墓碑》,一本是《千秋功罪毛泽东》。毛派的大多数,所谓新左派,是不了解历史真相的青年,把毛时代的真相源源本本地告诉他们,这是打退复辟倒退逆流的最好的办法。

 

 

 

改革开放中的问题要在进一步改革开放中解决,退回毛泽东时代,绝对是死路。二十年票证经济,饿死37558000人,我们这些老同志,想到这些往事就不寒而栗,惨然一叹。毛泽东实践的那一段共产主义,是人间地狱呀!饿死人的数字,杨尚昆记在一个专用的本子上,前四川政协主席廖伯康向尚昆汇报四川饿死人情况时在中央办公厅见过。这是一个最低数字,我引用饿死人的资料时就低不就高。实际饿死人的数字肯定在4000万以上。据尚昆讲,中央得不到各省饿死人的真实数据,问民政局(管社会救济),问公安厅(管户口),都隐瞒缩小数字,认为这是给三面红旗抹黑,给毛主席抹黑,要影响省委书记和省长仕途的。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民国,历朝历代因灾荒饿死的人数加在一起是多少呢?2900多万,不到3000万人。封建王朝是不允许隐瞒灾情的。大清律规定:总督和巡抚要向朝廷"飞章奏报"灾情,晚报一月官降一级,晚报三月革职。我们的制度甚至不如清朝。隐瞒灾情成了对领袖忠心、党性强的表现。前些日子,高调纪念主川时饿死1000万百姓的李井泉诞辰100周年,又树立了一个说假话的样板。所以,在我们的体制下,毛泽东一朝一代饿死的人数比历朝历代饿死人的总和,还要多750万人。

 

 

 

我们坚决反对毛派的政治主张,但对毛派要采取团结的政策。权贵资本主义派与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矛盾,是当前中国的主要矛盾。弄得不好,党和国家要亡在他们手里。我主张毛党的人一个也不要抓,抓了要赶紧放掉;不要用毛泽东的办法处理反对派,他就是分出去重新组党,也要允许,体现党内民主。因为他们反对贪官污吏,反对两极分化,代表部分弱势群体的声音,与党的根本宗旨是一致的;不一致的是解决问题的方法。让他们作为党内的一个派系正确发挥作用,有助于廉政建设和公平分配;也可以考虑让他们单独组党(当然他得承认民主宪政,坚持“造反有理”不行),本是同根生,并不比你执政党矮半截,可以在民主体制框架内真正发挥反对党的作用。歪打正着,就此成就中国特色的多党制,可能使坏事变成好事。据我观察,改革派实处于弱势,支持改革开放,我们义不容辞,要拿起笔来,要开口讲话,特别是支持政治体制改革,改变那个平行四边形的力量对比。

 

 

 

分享到:

上一篇:走出或左或右的怪圈,科学发展领导社会

下一篇:从基本人性假设到贪、腐无罪化处理的和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